?
您好,欢迎进入陕西省煤炭工业协会、陕西煤炭学会官网!

秦煤文苑

   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>文化体育>>秦煤文苑

郭 军 散文———《红冬》

发布时间:2021-12-16 点击量:223次

作者:郭军 来源:

    冬天在不经意之间就到了,急匆匆的下了一场雪后就只剩寒冷了,雪也在半日间便不见了踪影,天地间仅剩一片灰色,而在记忆中家乡的冬天总是红色的。

    太阳从黄土梁上冒尖尖的时候,鸡鸣嘹亮,犬吠阵阵,一打眼就瞧见,暖人心窝子的红搪瓷盆边边上闪着耀眼的光,地上雪被映射的黄灿灿。早起的人都想好了吃啥。管饭的人屋里忙活着,炊烟打房顶上的烟囱缓缓的升起,屋外扫雪的人嘴里有一腔没一腔的和屋里的搭着,手上扫帚不停比划着,不一会走人的小路就清了出来。远远看去,偌大的蜘蛛网就显露无疑,逐渐人声响动。放下喝过油茶的搪瓷碗,抹去嘴角的油渍,收拾完锅头,理一理灰褐色的棉袄,牵着牛车,与同村的一起架车到镇子上赶集去。

    镇上的街道塞满了人,肩碰着肩,脚踩着脚,东一惊西一乍,声声都是招呼,处处都是叫卖,满眼都是欢喜。五颜六色的头巾成了翻涌的海,腾腾升起的热气是人间云彩。各色各式的玩意见缝插针的摆着、挂着、拿着,填满了口袋,掏空了钱袋。

    也有汉子双双而立的场景出现,不明白的自是想入非非,明白的人知道这是在“拉手比价”,买卖双方身体岿然不动,脸上尽是阴晴圆缺,时而喜、时而忧,一场激烈的心理博弈在袖中进行。而调皮贪玩的小羊羔子一前一后地跳动着,老黄牛也在卯足了劲吼叫似是在给主人加油。各种杂耍锣鼓声或是小贩的叫卖直冲云霄,拍手叫好声不绝于耳,嘴里塞满糖葫芦的小孩看的也忘了嚼,直到玩闹的小伙伴一把抢过糖葫芦,才缓过神来,相互追逐着跑开玩炮仗去了,炮仗霹雳啪啦的响着炸着,吓得路边找食儿的黑嘴黄狗叫跳着跑开,大人们看见了嬉笑嗔怪。瞅见天色转阴 ,老人敲着旱烟烟枪,喃喃到:要下雪喽。满载的人们一路凯旋而归,情不自禁地哼着几句道听来的小曲,接着说道几句粮油货价、买赚买亏还有少不了的家长里短。不知是谁家的狗子闻见肉味跟了一路,眼巴巴望着越走越远,只好低首垂尾地悻悻而归。镇上的柏油马路、洋楼、货车慢慢地落在身后,牛脖子上的铃铛悠悠地响着,蹄声踢踢踏踏,杂着说话声在山间回响。

     蹄声停在门前,车上坐的人顿时没了困意,精神起来。开门,拉灯,添火,劈柴,烧水,忙个不停。劈柴的人听见,屋里传来的话:你瞅,走时压的火还旺着呢!线条硬朗的脸上多了一丝不察觉的笑意,屋里的像是喜人的鸟雀叽叽喳喳个没完,“备着的柴火够着嘞,还有煤呢,你赶紧进屋歇歇,过完年就走,那么忙弄啥?”没人答话,劈柴声倒是越来越急,不一会有人就掀帘进屋来了,狗也不叫。

     屋里活计收拾完,没了叮叮框框的响动,钻进被窝里,躺在暖炕上,又传出絮絮叨叨的家常。

    “年货什么的,差不多都置办好了,明天起来把窗子糊一糊,“嗯,再给你置办上一件棉袄”,“不要,花那个冤枉钱作甚了,棉袄能穿就行了,啊呀,忘了买那个看下的大红灯笼”,“红红火火的多喜庆,能有个好兆头嘞”……

    窗户里透出的光衬得窗外雪花晶莹,满天的雪花飞舞,夜色渐浓,挨家挨户的灯火也是越烧越亮。


   (作者单位:陕北矿业龙华公司


<s id='aiRyy'><code></code></s>
<center id='VJHGH'><kbd></kbd></center><thead id='El'><thead></thead></thead>
<q></q>
    <thead id='cmkqYNb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thead><tt id='PA'><font></font></tt>
    <sup id='mZHTw'><bgsound></bgsound></sup>